首页

中国滑稽“不缺掌声缺笑声”? 专家们的看法是这样的!

   刊发时间:2018-11-02  

作为第十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的重要组成部分,10月31日,“中国滑稽创新创作研讨会”在开封举行,来自海内外的专家学者、滑稽大家、滑稽工作者汇聚一堂,纵览中国滑稽发展趋势,为中国滑稽创新创作与发展问诊把脉。与会者认为,本次大赛涌现出新人新作新亮点,彰显出滑稽艺术发展的美好前景,但中国滑稽题材不够广泛多样,讽刺手段还不够辛辣大胆,要振兴中国滑稽艺术,需要政府、行业协会、杂技院团和社会等多方面的协调合作,而滑稽演员则要有自己独特的形象定位,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形成鲜明的特点和特色。

10月27日,历时一周的“第十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暨开封首届国际幽默艺术周”在开封开幕。此次大赛由中国文联、河南省委宣传部、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办。

此次大赛,共有全国15个省区(直辖市)报送的38个滑稽节目进入初评。经过评委会认真评审,最终10个省区(直辖市)的11个滑稽节目进入决赛。大赛期间,这11个节目一一呈现,接受评委和观众的评判,角逐“金菊奖”滑稽节目奖。

图:中国杂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刘挥

“众所周知,中国杂技滑稽是在继承和发扬传统滑稽的基础上,和现代马戏相互学习借鉴影响之后逐步形成的。当代滑稽艺术虽然受到舞台演出条件的限制和新时期艺术审美价值观的束缚,但仍取得了可观的成就。特别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过长足的发展。无论是作品质量还是演员演技,都达到了那个时期的最高艺术标准。”刘挥说,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的杂技滑稽表演开始陷入发展低谷,并从此长期在低迷状态徘徊。当前,滑稽的命运更处在一个难以为继的尴尬境地。

“我们知道,滑稽节目除了本身是艺术作品外,还担负着丰富表演类型,调整演出节奏,烘托节目效果,于观众沟通互动等多重功能,在杂技艺术门类中应占有重要的地位。但是,随着杂技艺术进入剧场舞台后,杂技表演越来越成为一种高难技巧的炫耀,几乎很少关照到现场演出的娱乐性。加上受到舞台演出条件和幕间范围限制,以至于整场杂技晚会中,惟一可随意增减取舍的就是滑稽节目。当前,观众偶尔能看到单场滑稽和串场滑稽表演,几乎已经难觅帮场滑稽的踪迹。以至于有人发出’中国杂技不缺超人缺小丑,不缺掌声缺笑声’的喟叹。”

刘挥说,当前我国优秀的滑稽演员,除了刘全和、刘全利兄弟俩依然坚守在舞台,绝大多数则先后离开了表演舞台。而有的团体仍以伤病人员或不宜再演杂技节目者充任丑角,因此难有后起之秀。

“相较于杂技、魔术的蓬勃发展,中国滑稽创新性节目并不多,主要表现为造型形式比较单一,题材不够广泛多样,讽刺手段不够辛辣大胆,鲜有文化底蕴深厚或耐人寻味的作品。”

刘挥认为,在杂技这一艺术门类中,滑稽表演有着最大的自由度、包容性和伸缩空间,也最能反映艺术家对世界的独特看法和真实感受,最能体现创作主体的艺术个性和创作才华。遗憾的是,这次金菊奖滑稽比赛依然让人感觉富有才华的新人新作比例不大。“作为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滑稽工作者,就要在充分认清当前滑稽创作现状和问题的同时,自觉增强推动滑稽艺术创作健康发展的紧迫感。”‍

近年来,中国杂协的“国际幽默艺术周”以及资助的“刘全和刘全利幽默滑稽专场演出”、北京的“国际杂技滑稽交流展演”、上海马戏学校开设的滑稽专业教学、天津的“国际滑稽艺术节”、河北的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滑稽表演人才创新能力培养”培训班、江苏的美式滑稽培训班以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等项目对国外滑稽节目的引入等措施,对滑稽艺术的传承、交融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助推作用。

刘挥认为,要振兴中国滑稽艺术,需要政府、行业协会、杂技院团和社会等多方面的协调合作。政府和各级文化主管部门层面,要真正做到政策、人员、资金等方面给予支持和引导,并在各项大型赛事和活动中为滑稽艺术提供展示平台,建立起滑稽发展的激励机制;行业协会层面,要积极发挥职能,延伸工作手臂,通过评奖表彰、学术研讨、展演展示、培训宣传、维权管理等多渠道、多形式地促进滑稽艺术的发展;杂技院团校层面,要寻求技艺全面、有幽默才华和创新精神的演员,形成以滑稽精品为品牌、探寻突破点的市场拓展策略;优秀的滑稽演员则要在个人出精品的同时,承担起“传、帮、带”的责任;而在社会层面,要建立健全杂技教育体系和评论评价体系,要加强大众对滑稽艺术文化品位的认识理解,让滑稽艺术工作者享受应有的社会地位和尊重。

10月28日晚上,作为此次大赛的一部分,“哥俩乐翻天”刘全和刘全利幽默滑稽专场演出在河南大学大礼堂举行。在一个半小时的演出中,这对双胞胎兄弟不说一句话,而是利用舞台上的一切元素,用肢体和表情为大家传递一份最为纯粹的精彩与快乐,让观众大开眼界,让现场乐翻了天。

图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刘全利

研讨会上,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刘全利说,大家都喜欢看小丑表演,因为小丑演员的技艺最全面,而在国外,小丑演员往往是最好的演员,国外马戏团打广告也都会用小丑形象。

刘全利上世纪七十年代进入部队文工团,跳了两年舞,然后学杂技。因为团里人数少,所以他练习的杂技节目多,是一个全面发展的演员。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慢慢开始演滑稽。

“在一次演出中,一个波兰的艺术总监夸赞我们兄弟俩像年轻时的卓别林。于是,我就买来卓别林的影像,开始模仿卓别林。”刘全利说,舞台艺术要用形体说话,虽然自己演练的很辛苦,但在香港的演出不温不火。为了搞清楚原因,他就询问了很多观众,其中一人说,他们没有自己的服装、道具、动作,只是模仿,没有自己的特点,因此大家不喜欢。

观众一句话,引起了刘全利的关注和反思。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孪生兄弟就是他们的最大特点。此后,兄弟俩就开始着重打造孪生兄弟这块牌子,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而在当今中国滑稽界,兄弟俩可谓人尽皆知,他们凭借经典作品《照镜子》,获得世界幽默滑稽哑剧比赛最高奖“金小丑”大奖。‍‍

刘全利认为,当今滑稽人存在的问题,可概括为“有技巧不会表演、有表演不会技巧、有表演有技巧不全面、有表演有技巧但不会创作”。

“滑稽分四个阶段:一是噱头,层次很低;二是主题,没主题没思想就抛个主题;三是幽默,有文化有思想有品位;四是智慧,这是滑稽的最高境界,有让人想不到的东西。”刘全利说, 做一个好的滑稽演员,首先要继承传统,其次是模仿名家,再次是改编经典作品,酒瓶装新酒,最后是发挥自己的长处,根据自己的能力和特点,形成自己的风格。另外,还要用心,跳出杂技圈子看创意,要多参加比赛,多排多演。‍

图:国家一级演员高俊生

而在国家一级演员、杂技专家高俊生看来,作为滑稽演员,想成为好演员甚至大师,首先要有形象定位,不能都学外国小丑,不能千人一面、千人一脸,而是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定制。 另外,滑稽演员必须具备表演才能,要有责任感和家国情怀,要将自己成为大师的梦想与中国梦结合起来,要将杂技、滑稽当作信仰付诸实践。

友情链接

全国文艺家协会

中国作家网 中国剧协网 中国影协网 中国音协网 中国美协网 中国曲艺网 中国舞协网 中国民协网 中国摄协网

中国书协网 中国杂协网 中国视协网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 中国文艺志愿者网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网 中国文联网络文艺传播中心

联系我们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4层 100083 010-59759705

京ICP备15001910号-1 网站正在备案中 版权所有:中国杂技家协会 技术支持:中国文联网络文艺传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