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访中国杂协主席边发吉:没有落后的受众,只有保守的艺术家

来源:猛犸新闻•东方今报   刊发时间:2018-08-06  

他出生在河北沧州肃宁县农村,在父亲的京胡声中长大,酷爱京剧和诗词杂赋,参加工作后当过琵琶演奏员,但最终还是和杂技打起了交道。他当过省文化厅副厅长、省文联副主席、省政协副主席,但内心最热爱的依然是杂技艺术。他就是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边发吉。

7月下旬,由中国杂技家协会、河南省文联主办的“第二届全国民营杂技团体带头人培训班”,在河南红旗渠干部学院举行。期间,边发吉接受了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的专访,畅谈中国杂技的历史、现状与未来。他认为,无论处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必然产生这个时代的伟大艺术,没有落后的受众,只有保守的艺术家,受众一直引领艺术前行。

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经济搭台文化唱戏

边发吉没少来河南,但这次来河南,意义殊胜。

“这是中国杂技家协会首次为中国民营杂技团体举办的带头人培训班。此次培训,分两期举行,第一期放在了安徽,第二期放在了河南。”边发吉说,财政拨付资金把杂技民营团体的人才聚集起来,对他们进行一系列培训,从而让他们在文化产业发展方面发挥杂技更大的作用,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这也是举办培训班的初衷。

这个培训班之所以放在河南举办,这同河南杂技大省的地位以及当下的河南杂技工作不无关系。

边发吉说,河南是杂技资源大省,拥有周口市、濮阳市、开封市、濮阳市东北庄、宝丰县等5个中国杂技、魔术之乡,占全国数量的三分之一,而河南杂技演出团体和队伍占据全国半壁江山。具体到河南省杂技家协会,最近几年的工作可圈可点,热点不断涌现。

这个培训班,48名学员中的36名来自河南。而这些学员所在的杂技团体,均具有一定规模,有一定影响力,有一定发展前景,同时,这些带头人还有一定的事业心。

“大家的工作都挺忙,来一次不容易。那么,我们既然举办这个培训班,就要达到目的。”边发吉说,培训班学员中,还有来自澳门的学员,听完课之后,这位学员用“茅塞顿开”来形容自己的收获。

在边发吉看来,中国杂技历史悠久,它继承了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从未断代。以前人们总是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变成了“文化搭台文化唱戏”或者“经济搭台文化唱戏”,凸显了文化的独特作用。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十几年来,杂技迅猛发展。国内很多旅游点都有杂技演出,而杂技也得以更好地发挥作用为当今服务。 这些杂技团体最艰苦,最不容易,而党和政府以及协会为他们服务,就是为了让他们好上加好。

边发吉认为,杂技最大的问题,就是眼界。杂技技术、艺术的发展,涵盖资本运作、管理、营销、市场开发等多个方面,而水平参差不齐。 因此,希望通过培训,让中国民营杂技团体走得更好,走得更远。毕竟,民营团体体制机制足够灵活,调头快,可以做很多事。

河南杂技成就斐然,完全可以发展成为支柱产业

“这几年,在精品剧目、节目的打造上,河南杂技成就斐然。”说起河南杂技,边发吉称赞有加。

河南省第五届杂技“百戏奖”暨第十届杂技大赛参赛节目

河南着力打造了“百戏奖”全省杂技大赛平台,创作排演了一批优秀节目和剧目,进一步提升了河南杂技创作的整体水平,一大批杂技节目在国内外赛场上摘金夺银。另外,河南省杂技家协会还积极联络指导地方政府和杂技团,陆续打造了《水秀》等近十部大型杂技剧,改变了河南只有杂技节目没有杂技剧的历史,一些剧目在国内产生了很大反响。

河南省杂协申报的“河南省魔术高级表演人才研修班”和儿童杂技剧《槐树爷爷》,分别获得2016年、2017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而第10届中国杂技“金菊奖”滑稽比赛暨开封·国际滑稽艺术节,也将于今年10月在开封举办。

《槐树爷爷》剧照

“我感到很高兴,河南省委、省政府以及地方党委、政府对杂技工作很支持,而杂协则可以充分发挥能动性,放开手脚干工作。”边发吉说,中国杂协之所以将很多活动放在河南举办,这是因为河南省杂协让人放心,而把活动干好了,也是中国杂协的骄傲。

“中国经济发展了这么多年,如今回过头来看,现有模式走不下去了,于是,就有了结构调整,经济转型。而转型的方向,就必须专注于科技、文化、文化创意,这也是我多次来河南的感受。”边发吉说,把文化积淀变为文化创意,河南完全有条件,又非常可行,这也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之一,可以成为支柱产业。

边发吉一直认为, 文化有很大的产业属性,最容易发展成为支柱产业,做大做强。

他举例说,如今的上海《时空之旅》,六个场地都在进行表演,很火爆;广东长隆马戏,共有番禺、珠海横琴、清远三个基地,发展态势非常好。河南的文化产业,做的也不赖,属于中上水平。开封清明上河园内的演艺,做的也不错,但今后一定要在互动性上下功夫。

边发吉说,做文化演艺、文化创意产业,一定要注重集群化发展。像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就是做到了集群化发展,互相作用,才有了今天的繁荣。

“艺术最能使一个地方发扬光大。像河北吴桥国际杂技节,闻名世界,很多外国人不知道河北省,但知道吴桥杂技。同样,像河南的伏羲太昊陵,就值得好好做一做,完全可以发展成为支柱产业。 ”边发吉说。

在父亲的京胡声中长大,与杂技打交道近50

1957年,边发吉出生在河北沧州肃宁县农村。在父亲的京胡声中长大的他,除了喜爱京剧,还酷爱诗词杂赋。12岁进入肃宁县杂技团工作,直到32岁成为河北省杂技团团长。这期间,他的工作一直以音乐为主,但对杂技耳渲目染,用心揣摩,热心扶助,使他最终脱颖而出。

担任河北省杂技团团长后,使他全面而深入地介入了杂技工作,一步步成为名副其实的杂技专家。他经常率团出国演出、担任国际杂技比赛评委,足迹遍及60多个国家。

每到一处,他不仅观摩杂技,还徜徉在歌剧、音乐剧、舞剧、话剧等舞台艺术中,熟悉了很多国家的舞台艺术表现手段、地域文化和艺术理念。20世纪90年代,他专程到美国学习舞台调度、灯光、舞美等,后又在北京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系统深入地学习了中西方艺术学、美学和哲学。

有了一定的知识积累后,边发吉开始尝试杂技创作,在实践中大胆探索杂技艺术与其他艺术门类的结合。

他先后创作、组织、策划、编导了《四人顶技》、《圣坛祭》、《水流星》、《集体武术》、《轻蹬技》等一大批既富有时代气息、又融新难美于一体的优秀杂技作品;策划、导演了大型杂技主题晚会《中华魂》、《故乡》、《玄光》、《天缘》等。

这些作品获得过法兰西总统奖、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金狮奖、瑞典马戏节第一名、全国杂技比赛金狮奖等奖项。他本人也因此获得了河北省文艺振兴奖“关汉卿”奖、中国杂技最高荣誉终身成就奖———“金菊奖”和中国文联“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经过40多年的奋斗,边发吉还当选为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

在杂技艺术的创作实践和深入研究中,边发吉逐步形成了一套理论体系。他与周大明合著的《杂技概论》出版后,在杂技界引起强烈反响。此书填补了国内乃至世界杂技艺术理论的空白,是杂技艺术史上一项重要的研究成果。

在边发吉的杂技生涯中,推广和发展中国吴桥杂技艺术节是浓墨重彩的一笔。1989年,作为吴桥杂技节演出部主任,他开始参与吴桥杂技节,而当时前来参加杂技节的国外团体非常少。后来,经过不断努力,吴桥杂技节最终发展成为与摩纳哥蒙特卡罗国际马戏节、法国巴黎“明日”与“未来”世界马戏节齐名的当今世界三大杂技节之一。

无论处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必然产生这个时代的伟大艺术

杂技历史悠久,渊源流长,至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用边发吉的话说,杂技是中国最古老的艺术门类之一。

杂技最早叫百戏,大多在古代的军营里,萌芽于秦,形成于汉。到了汉代以后,演杂技的、唱歌的、跳舞的、打武术的,融合在一起,于是就有了“汉唐百戏”一说。而到了宋代,各个艺术进入大裂变时代,分开发展。历史演进到明清,又叫社火,开始大量走向民间。

到了新中国成立之初,周总理将其命名为“杂技”。当时,中国外交的两翼,一个是乒乓球,而另一个就是杂技。到了今天,杂技已经成为一门综合艺术,是以杂技艺术为核的大综合艺术。

“杂技最容易被外国人接受。直到今天,在’走出去’的中国所有舞台艺术大家庭中,杂技占了80%,不但所占比例大,而且越走越远,受到了世界的瞩目。”

边发吉说,人类先后经历了崇神时期、农神时期、文艺复兴、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时期。人类从一开始就是崇神的,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神给的。农业文明之后出现了农神时期,之后是文艺复兴也就是工业革命时期。工业革命使人们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此后就到了现代、后现代主义时期,现代主义经历了一个长期的发展历程,那时各个艺术门类都出现了很多伟大的艺术家,到了20世纪中叶甚至末期,现代主义的一些价值观、思维方式又发生了一次大的变革。而今天又出现了一个新时代,边发吉把它叫做现代后现代时期。从整个形势上来说,大家目前所处的时期正是现代后现代的交叉期。

“无论处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必然产生一个时代的伟大艺术。然而这个时代的伟大艺术必然带着浓烈的时代气息和烙印而呈现在社会大舞台上。”边发吉说,就舞台艺术而言,当今任何一个单一的艺术门类,都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和受众的审美需要,因此,艺术家创作的文艺作品就要适应这个时代的要求,采用假定、虚拟、写实、时空自由流转的艺术手法,以多角度、多中心、多视点、多层面的视觉效果,呈现这个时代以图像为符号的审美特点,才能真正满足广大受众的审美需求。

好的艺术,会让你哭,让你痛哭;会让你笑,让你狂笑

“如今,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信息高度发达,生活中的我们每天都在进行审美,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这已经和七八十年代完全不一样了。因此,对于今天的观众而言,单一的表演模式不行了,他们要参与到其中。”边发吉说, 没有落后的受众,只有保守的艺术家,受众一直引领艺术前行。

面对如今所处的这个时代,一定要在创意中增加互动,才能走得更远。像广东长隆大马戏,正因为跟观众互动强烈,才有了今天场场火爆的局面。

“一些艺术家顽固地说,我就是玩艺术的,和其他人不一样。你别吹,不管你玩的是什么艺术,你要经得起受众的检验。实际上,这些人是落后的,他们的那点东西,已经不能满足市场和观众的需求。”

边发吉说,现在有些演艺项目观众为啥不看了?别说观众不懂,自己也别高傲自大,说不定就是狗屎一堆。因此,作为创作者,必须放下架子。

什么是精品?成熟的艺术家一定要扎根基层,扎根人民,从基层的人民中搜集整理鲜活的素材,进而打造提升形成精品。如果一个艺术家自感创作乏力,办法只有一个,这就是到民间去,周而复始,才能做出好东西。

广东长隆为什么火?很多人说,这个地方是大都市,是旅游目的地。而在边发吉看来,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2005年之前,国际上很多大腕去广州长隆做演出,先后砸进去六七个亿,结果那些项目一个个倒下了。2005年边发吉到广东长隆时有个疑惑:他们都是世界高手,而他们的项目为啥都失败了?

“他们所做的内容,跟当地的语境环境、文化环境是两张皮,死掉是必然的。”边发吉说,因此,艺术家必须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去寻找精神内涵,这也是艺术家保持艺术长青的唯一秘诀。

后来,边发吉创意执导“广州长隆大马戏”,在国内外得到高度赞扬,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取得巨大成功。他用自己的实践充分证明了杂技艺术完全可以站得更高,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人类需要艺术,艺术家一定要为人民服务,为大众服务。高高在上不为大众服务,老百姓就不理你。

在边发吉看来,好的艺术,会让你哭,让你痛哭;会让你笑,让你狂笑。要让时间和空间对话。艺术的终极,是美。

不管做什么,一定要经得住寂寞,不要人云亦云

边发吉坦言,艺术门类也好,艺术家也罢,如果跟不上时代,不为人民大众服务,自然就会被时代所淘汰。艺术的生命力在于创新,没有创新就不能发展,不发展就会被边缘化,边缘化之后就是衰落,衰落必然走向消亡。

“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能不能赶上时代的发展,那就看个人的感悟能力和创新能力如何。艺术家一定要清楚,一定要既有传统又有继承。”

边发吉说,今天的杂技是以杂技艺术为核的大综合艺术。中国杂技人在技术创新、艺术创新、故事情节上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在这方面,中国杂技人的表现让人骄傲和自豪。

在娱乐方式多样化的今天,一个艺术门类尤其是杂技艺术,其发展方向,就是要做产业,做园区,做资本融合。自己会做就自己做,自己不会做就请别人做。

“钱满地都是,看你会赚不会赚,看你会不会弯腰赚。”边发吉说, 中国杂技队伍中,民营团体占大头儿,不管大团小团,都是精英。要敢于“离经叛道开新径,违师背典出奇章”,因为杂技是不受语言限制、老少皆宜的艺术,更是讲好中国故事、体现中华文化精神的绝佳表现形式。

如何发展文化产业?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沙子吃啥沙子。”边发吉以敦煌举例说,大家都知道敦煌月牙泉,特漂亮。而他们以此为背景,打造了实景演出《马踏飞燕》,沙子里有金属,灯光一打,金光闪闪,与此同时,通过影像互动的方式,匈奴、汉兵上场,鼓风机一吹,黄土漫天……这种大漠的苍凉悲壮之美,一下子出来了。看完演出,观众就住在这里的酒店,沙浴、烧烤,一系列服务都有了。

做好一台好剧目,完全可以延伸产业链。边发吉很欣赏开封的清明上河园及演艺项目,但他认为体量还不够大,内容还比较单一。比如清明上河园里没有宾馆,观众看完了、欣赏完了,意犹未尽之时,只能离园去外边的酒店居住,产业链不完整。同样,像广州长隆,就有九个酒店,最小的酒店也有680个房间。

“河南这地方,刨刨土皮儿,就能刨出故事,就是一部情景剧,潜力巨大,而关键就是创意。”边发吉说,创意产业就是点子经济,一个点子,就是无尽的金钱。像黑龙江的冰雕节,他当年出了一个点子,就让当地节省了95%的成本。

边发吉说,不管做什么,一定要经得住寂寞,要扛得住,不要人云亦云。而经营一定要合法,不惹事,注意自身安全。

友情链接

全国文艺家协会

中国作家网 中国剧协网 中国影协网 中国音协网 中国美协网 中国曲艺网 中国舞协网 中国民协网 中国摄协网

中国书协网 中国杂协网 中国视协网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 中国文艺志愿者网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网 中国文联网络文艺传播中心

联系我们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4层 100083 010-59759705

京ICP备15001910号-1 网站正在备案中 版权所有:中国杂技家协会 技术支持:中国文联网络文艺传播中心